<nav id="c8eye"></nav>
<dd id="c8eye"></dd>
  • <menu id="c8eye"></menu>
  • <menu id="c8eye"></menu>
  • <menu id="c8eye"></menu>
    15880網站首頁  Les交友  愛情診所  心情日記  Les照片  排行榜  許愿池
    2006年2月7日到今天,15880走過11年多的時間,不忘初心,會一直堅定走下去!

    不知道這位前輩是否還好(六)

    發表時間:2021/7/16 11:13:05 已被閱讀 1568 次 (評論 0 條,查看 / 發表) 作者:釋然1136
    可是沒有人能勉強她去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比如念書.樹說突然很喜歡一首曲子,所以決定開始學鋼琴,她做事情永遠是那么出人意料,根本無法知道下一步她會怎么走。
           我,是羨慕她的......

       森單獨來找我,是為宇而來.他語氣里有責備,我有些蒙。
     森說他是來拜托我的,如果還喜歡宇,就和他和好如初,如果不喜歡了,拜托絕一點,連朋友都不要再做也不要再見面,總這么拖著宇,會讓他很痛苦。

       哥們幾個都看不下去了,所以森出面找了我。
           原來宇從貴陽回來以后,每天都去森那里喝個爛醉,森說他喝了酒就總是睜著眼睛流眼淚,問他怎么了他也不說,一大男人成那樣,看了讓人窩火又無奈,一猜準跟我有關系。
           我知道,作為宇的朋友,他們對于我和宇的分手,多少心里都有些憤憤不平。畢竟宇對我的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而我依然莫名其妙的就甩了他。
           在宇的朋友眼里,在很多同學眼里,我是個冷血到不知好歹的女孩子,我知道大家是怎么議論的,知道很多人在背后對我是不滿的。
           我承認自己的過分與自私,心疼宇為我而受傷害,可是我沒有一點辦法去阻止這一切的發生,就好象我曾經也試圖從樹的身邊逃開,可都沒有用。
           森說的也許很對,做不成朋友做情人,我是不是太自私了?這樣的轉變興許根本就沒有我想象的那么簡單,正如宇每天都笑著出現在我面前,然后又到森那里醉酒一樣。

           我以為宇會走出來的,也以為他已經好了很多,他從不在我的面前表現出任何還放不開的痕跡,原來一切都是假裝的,裝笑又裝做朋友。

           在我面前耍寶轉身自己哭,這些事實如果森不來找我,我永遠被蒙在鼓里。我知道宇的情況一定很糟糕,不然森是不會跑來找我的。
           森說放了宇吧,不喜歡就再不要給他希望,也不要再有牽扯,快刀斬亂麻對大家都好。
           我說好,答應會處理好。
           森走后,我一直在問自己到底是什么人?是不是真的自私到讓大家都那么憎恨?宇是好的,好到不能再好,好到全世界都為他感到不值得,而我呢?我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壞女人,傷了別人還要別人看著我幸福,還天真的以為宇不再那么迷戀我,也不會再因為我而難過......怎么都是假象?

           我跑回宿舍躲在被窩里狠狠的哭著,到底要怎么做,才可以放過我?

           我把宇送我的手機還有森之前送給我和宇的情侶MP3裝進盒子,這些東西在和宇分手的時候就打算還給他,可他說就當作是朋友的禮物吧,非得要弄得這么悲傷做什么?

           可現在,是該還的時候了,本就不屬于我。
           是我太奢求還能擁有一個哥哥或者是朋友,在我們不能繼續做戀人以后。

           晚上我去森的店,找到了宇。和森說的一模一樣,我感到好心疼卻也無法做什么,突然覺得自己很殘忍,還要所謂的快刀斬亂麻,真是諷刺。
           宇沒有想到我會出現,自從和他分手以后,我從未再來過這里。他有些吃驚卻又馬上強裝笑臉......  

           我在宇的對面坐下,把盒子遞到他面前,我看見他臉上的笑容很僵硬,即便再不忍也要自己快點說出口。

           我說:“宇,我們不再做朋友了,我也不再有你這樣一個哥哥了,這樣你不會快樂,我也會很不安!
           我沒有再說太多的話,宇趴在桌上哭泣,沒有問我為什么。
           我想,森應該告訴過他,去找過我。
           道別過,我起身要走,森對我說了謝謝,我覺得很委屈,盡管我沒有任何理由埋怨。
           就這樣,我和宇不再有任何聯系,也如他的朋友所愿,我們沒有再見面。
           我在這個曾經給過我美好生活又落下許多眼淚的校園里,穿梭著......
           平安夜的那天收到樹寄的包裹,一個水晶蘋果。室友們都在追問是誰送的?真浪漫.一個人的圣誕節,好象這是第一次,可我還是出了門。
           滿街都是幸?鞓返娜,還有那么多情侶手牽手,我是那條街上特別的風景,因為陪伴我的,是樹給的蘋果......

           12月31日是樹的生日,我沒能在她的身邊,只能在電話的另一端,祝她生日快樂。!
           過了那天,又是新一年的開始,而且是一個新世紀的開始,我們都會老了一歲。
           我說:“樹,我想我們快點老,老了也能牽著你的手,該多幸福?”
           樹笑我孩子氣...
           我說:“你不也是半大點的孩子?”
           樹的朋友起哄樹對我說話時溫柔的語氣,都搶著電話說要見識見識是何方神圣讓他們的老大如此改變。
           我在電話這邊聽著他們和樹“較勁”,我笑了......因為樹是幸福的,身邊有那么多朋友陪著她,不會寂寞。  
           我們沒有掛電話,等待著鐘聲敲響。

           樹說牽著我走了一世紀,明天依然會牽手,因為愛還在。

           新世紀的鐘聲敲響,漫天煙火,整個校園熱鬧著,有人大聲叫著,還有敲擊臉盆、杯子的聲音。

           樹說全世界都在祝她生日快樂......

           所以,以后的日子一定會很幸福。!

           我們都對未來抱著期許,樹幸福我就幸福,因為所有一切悲傷還是快樂,都是她給的,與別人無關,甚至與自己無關......

           就這樣,我們在電話里共同度過了這有紀念意義的一刻,我們真的牽手從一個世紀進入了下一個世紀。

           假裝那些沸騰的歡呼聲是在給我們祝福;

           假裝那些煙火,是為我們的愛情而燦爛在夜空......  

           在后來的兩年大學生活里,我們愛著、笑著、哭著,總勉不了會有吵吵鬧鬧,有時候甚至賭氣的一個月不聯系。

           每次都是樹妥協,她說以前沒有發現我這么倔。

           我說那也是因為是她,我才倔。

           樹說吵架了不管是誰的錯,頂多三天就一定要消氣,因為把時間浪費在賭氣上,真的很劃不來。

           那時候開始流行《約定》,我要樹象聽《哭砂》一樣,整天都要記得放,因為我們之間也有約定。  

           在那兩年里,一切都幸福又平靜,沒有誰再因為這份愛情而很受傷,我們都學會了與人群保持距離。
           每逢五一和國慶,樹帶著我去了很多城市,我們在每個陌生的城市街頭,牽手、擁抱和親吻,自由的愛,自由的呼吸,沒有人認識,也沒有人會因為我們而受傷。

           我做了翻譯兼職,樹的鋼琴也大有進步,只是一直不肯告訴我,到底是什么曲子讓她那么入迷鋼琴。

           她說等我畢業了,就會知道。
           我和樹還去了海南,還是那個旅館還是那遍海。
           我說樹,我在這里大聲喊過我愛你,也在這里深深想念過你...
           樹向著那遍海,大聲喊著許多遍“我也愛你”,我在她身邊熱淚盈眶。
           我們不在乎身邊旁人怪異的眼光,在異地我們都是任性而放縱的孩子,我們的愛只能這樣偶爾的放逐。因為回到貴陽,在很多愛我們的人身邊,我們不能說相愛,也不能隨意就擁抱......

           和宇也一直沒有再聯系,聽說畢業以后進了一家外資企業,成績不錯,薪金也不錯。我很開心聽到他很好的消息,因為這個人,我想這輩子也不會忘記。
           照畢業照那天,我和大多數畢業班的學生一樣紅了眼眶,四年來,留下的腳印和記憶太多太多,寢室的室友、書桌、床鋪,大家共同出資買的音箱和盆花......每一個曾坐過的教室、圖書館,還有校門口的店,都要成為回憶了。

           我是個特多愁善感的人,我強烈的留戀著這一切,潔抱著我哭得很厲害,說以后分開了想我了怎么辦?我告訴她,想我了就來貴陽,我會一直呆在那兒,哪也不去。

           潔問我:“為什么不留在上海?很多同學都留上海,好發展!
           我說:“我只想守在那個小城市,一輩子...”
           潔笑我是賴家的孩子,我們哭了笑笑了哭,離別這一次,不知多少年以后再相見。
           潔是寢室里和我關系最好的,四年來總是很照顧我,象個大姐姐一樣,事實上也只大了我五個月。

           潔說:“快點找個好男人照顧你吧,結婚的時候記得通知我!
           我想說“我一直被照顧得很好,有你、有樹、有大家”可我沒能把感謝說出口,只是再抱了抱可愛的潔。
           “我們都會幸福的!”
           我離開了上海,回到從小長大的地方,回到了樹的身邊。

           我想,如果沒有樹,我不會回來吧?

           剛上大學的時候甚至想過畢業了就呆上海,然后再把我母親接過去?墒,一切都不是我能決定的,回來,歸心似箭。

           當樹出現在拎著大包小包行李的我的面前,我們都找到了彼此的歸屬感。

           回來了就不再走了,外面世界再精彩,愛情再華麗,我都不想再離開,不后悔放棄最初的夢,不后悔站在這個小城市的街道,看小小的天空。

           一切只因為我在我愛的人身邊,離她最最近的地點,靠她肩膀最近的距離,牽手了就不想再放手......

           再也不要那么遙遠的距離隔在我們之間,再也不要她生日時候只能給遙遠的祝福,再也不要總是錯過情人節讓她孤單的過。

           我要在每天都親口對她說聲:“早安!”

           每天都見到她的臉,感受她手心的溫度。

           很多人對我的回來感到可惜,覺得那么好的前途就這樣葬送了。朋友如此,母親也如此,都說貴陽太小又蹩腳,沒有什么好發展,每個人都在我耳邊嘮叨,一模一樣的口氣,一模一樣的不解。

           樹也在思考著我這樣是不是很虧,說不想因為自己而毀了我的前途,因為女人需要事業。

           我固執到所有人都覺得無可救藥,后來再沒有人羅嗦,我想我會活得一樣精彩,在這個確實很小又蹩腳的城市里,我的母親也沒有在責怪我,說女兒大了翅膀硬了,要自己飛了。

           樹的父母聽說我放棄了在上海的機會,回來了,然后一無所有的找工作,都說不明白現在的孩子是怎么想的,早晚要吃虧,等摔了跟頭才知道“鍋兒是鐵打的”。

           樹好幾次都想讓我回去,我知道她在擔心什么,可我不會再走,好馬還不吃回頭草呢,何況我并不想回頭,因為沒有樹在身邊,一切都失去意義。

           夏日炎炎的七月,讓人整天都困倦。我不想急著找工作,不想一切太快進入程序化,或者可以說,我想用點時間來好好了解樹的生活還有她的朋友圈子,因為這些我都很少接觸,也從來沒有進入過屬于她的天地。

           以前都是她努力的走進我的圈子,很好的和我每一個朋友相處,以我習慣的方式配合著我的生活,F在不想這樣了,因為愛是互相的,付出也一樣。

           之前未能做到的,現在有時間了都想一一彌補。

           樹在我的世界以外,她的世界以內,是怎樣的活著,我想要一點一滴都參與。

           我要樹帶我去她的店,她說那樣的環境很嘈雜,我不會喜歡,也不適合。

           我說我不再是孩子也不再是學生,不喜歡和喜歡都會改變,至少會因為她的存在而心甘情愿的改變。

           樹帶我去了她的店,昏暗的燈光,彌漫的煙霧,那樣的裝修與格調是樹喜歡的,詼諧。人很多,看得出來都是?,熟絡的向剛進去的樹打著招呼。

           我跟在樹的身后,有些不大自然,畢竟我從來不出入這種場合,不粘酒更不抽煙。

           樹說這就是她的世界,其它兩個店依然這樣,我不會喜歡也無法融入。

           我笑得有些力不從心......  

           樹帶我坐在最里面的一個角落,那群人都是樹的朋友,很能侃。

           其中一個女的我覺得很面熟,好象在哪里見過一樣,可又始終想不起來。到是她,徑直就沖著我說:“原來是你啊,這么多年還那么嫩”那語氣分明是挑釁,那么有敵意,隱約間忽然想起她挨過樹的一巴掌,那么響。

           原來早在很多年以前我們就打過照面,原來她一直都不喜歡我的存在,從她眼睛里我看出了厭惡。

           我坐在那更顯得不大自然,樹毫無顧及的一直拉著我的手,沒有吭聲,其他幾個朋友連忙打著圓場,招呼著我喝酒,剛接過手的酒杯,被樹截走“她不喝酒”。

           有個叫瓊的女生,給我倒了杯果汁。

           “你很漂亮,純凈的漂亮,早就想見識見識了,樹那家伙一直把你藏得那么好,好象我們會吃人一樣”

           她是個留著很長很長頭發的女孩,劉海齊齊的剪成一排,黑眼珠很亮,象極了貓瞇。

           我好象除了笑笑表示謝謝以外,接不上什么話,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畢竟還很陌生,我有些拘謹。

           “瓊,那女孩兒頭發不比你差哦”有人提醒,瓊便硬是要和我比比誰的頭發長,我撲哧笑了出來,因為他們都好隨意,好開朗。

           那時候我留著長長的及腰的頭發,象海藻一樣的散著。

           樹說那頭發有多長,愛情便有多長。所以,這些年來我未剪過,仿佛那就是一條定論,只要遵守了就不會被推倒,我們是迷信的。

           我睜大眼睛,看著這個完全陌生的領域,他們活得放縱而瀟灑,沉溺而感性,我以為他們都是不懂事的孩子,卻不知道原來他們活得如此深刻。白天有自己的工作要忙,晚上聚集在這里天南地北,似隨意卻不失方向,似乎每個人都清楚的知道自己要什么,他們其實很有思想。

           她們中間,是LES的極少。樹是特別的,卻又是平凡的,因為沒有人質疑這樣的愛情,沒有人反對樹的堅持,我在他們眼里就是樹的女人,這一切不需解釋也不需遮掩。

           我能感覺出來樹是受眾人矚目的,人緣很好,她說做生意,靠的就是人緣,不然非得倒閉了不可;蛟S是出社會比較早的緣故,她處理各種人際關系都游刃有余,當然這也許還跟她的家庭有關系,畢竟她父母都是社交很厲害的人。

           她說沒吃過豬也看過豬走路,慢慢就“油嘴滑舌”了。我說我這輩子也不能修煉到這個地步,樹說我要是到了她這個地步,她會很忙的,因為到處是蒼蠅蚊子。

           后來我問樹,為什么那個女人整晚都兇不啦嘰的瞪著我,是不是她欠了那女人感情債?

           樹說這種事情多了,很多朋友都是因為這樣失去的。以前小不懂事,大多數都沒有來往了,后來想想也沒必要那么絕,大家好歹那么多年的朋友了。

           我說:“那我是不是算幸運的?”

           樹說:“那確實~~~就象唐伯虎只想點秋香”然后我們一起大笑,這個比喻真是滑稽。
           2002年八月,我參加了教師招聘考試,9月底,到貴陽一所中學教高中英語。并不覺得那張文憑有多好,但起碼它讓我輕松獲得了一份不錯的工作,還算是沒有白費那四年的光陰。

           正式教課的前一晚,樹帶著我逛遍了所有商場,購置所謂的職業裝,說是畢竟為人師表,不能再是滿身孩子氣,著裝同樣需要表現智慧。

           我不知道那是怎樣一種論調,只是跟著樹走,試穿她覺得OK的衣服,拎她覺得相稱的包,盡管我們不是一種風格,但樹總能抓住我的特點搭配適合我的一切,不得不承認她有這方面的天賦,以至于后來她開始涉及服裝業,那是樹的喜好,只要喜歡就可以親手為之。

           我從試衣間出來,看著鏡子里穿一身正裝,看似精明干練的女子時,突然覺得有些傷感,是呵,不再是學生妹了,屬于我的純真年代在眼淚與幸福相伴下結束了。

           花季雨季都不再屬于我們這個年紀,二十三歲,是人生另一個旅程的開始,身邊的一切都變了,包括自己,只有站在我的身后,和我一起出現在鏡子里的樹,始終如一牽著我的手,我們都在經歷著長大與成熟,再尋不著惜日的稚嫩與天真,可那雙手,依然那么溫暖和堅定,第一次感到永遠離我這么近,近到觸手可及。

           我看著鏡子里的樹,任何時候,我都想把那臉盤輪廓、眼睛、鼻子、唇,還有那糾結的眉牢牢印在心里,樹微笑的看我,眼里有暖暖情意。

           我這樣的裝扮,還是你最初的夢嗎?

           我長長的頭發已扎成馬尾盤起,還是在你心里纏繞的藤嗎?

           我不再是你初初認識的乖乖女;

           不再是那個穿著少女衣裙平底鞋的學生妹;

           不再是你眼中脆弱得風都可以卷走的弱孩子。

           可我依然還是那個需要你的疼愛,靠著你的愛情而呼吸的傻瓜......

           大街上、人群里、斑馬線,仍是依賴你的手,給我方向;

           餐廳里、小吃攤、快餐店,仍是以著你的口味填飽我的味覺和肚子......

           我好象長大了卻又一直沒能真的成長,因為有你,始終在身邊。

           不自覺的伸出手,勾勒鏡子里樹的輪廓,心里有句話想要說“我,真的真的很愛這個人。 ”

           “又開始發呆,怎么那么喜歡發呆?”

           樹走上前拍拍我的腦袋,那么寵愛。然后拉著我進試衣間,隨手帶上了門。沒有語言,也沒有對我的裝扮表示贊賞,只伸出食指輕輕抬起我的下顎,溫柔的吻了我,那么輕那么柔,我象極了玻璃娃娃,就被她那樣溫柔的捧在手心,深怕力道大了就碎成片,散一地。

    那個吻漫長得幾乎讓我窒息,當樹的唇離開我時,才發現臉頰好燙,那個吻是暗示她很喜歡這個樣子的我嗎?應該是吧?!我臉上漾出幸福的花......

           “你,是我的甜蜜愛人!  

           拎著那些標志著我已屬于社會青年的行頭,出了最后一家店門,已是華燈初上。抬頭仰望,今夜有繁星,難得好天氣。

           我問樹:“哪兩顆星才是我們?”

           樹說:“我們是同一顆,一起亮一起暗,是生命共同體!

           樹開始著手和瓊一起開服裝店,很忙很忙,忙著請師傅裝修門面,又忙著進貨...那段時間我們很少見面,偶爾見到不過是一頓飯的長短。

           我開始了我的教師生涯,初初就帶高三,因為原來的老太病了,我愣是被硬著頭皮拉上講臺的。說是暫時帶三個月,老太回來我就下,帶高一。

           說實話,盡管我的試講,得到很高的分數,但是要帶一個畢業班,可不是鬧著玩的。

           我—沒有底氣。那時候覺得這么災的事也可以發生在我身上,真是絕了!

           我在給樹的電話里說我怕上那講臺,整個人都抖,萬一鬧了笑話,就完了。

           樹在電話那邊笑了“就想著我也坐在教室里吧,當初我那么調皮的學生都被你搞定了,還怕什么呢?”

           我跟著樹的節奏做深呼吸...我其實是怕那群孩子的。

           和那群孩子在課堂上交流,并沒有我想象中的困難。至少,他們沒有因為我是一個剛出校門就端著書本教書的菜鳥而為難我。出人意料的是,我們很談得來,第一節課,全用來吹牛擺談了,我想要是校長知道招了這么一個誤人子弟的新手,肯定后悔莫及。

           也許是因為我年紀輕,他們并不討厭我?偸呛芎闷娴膯栁业拇髮W和LOVER。呵呵......這群可愛的孩子,毫不羞澀的向往著愛情,哪象我們那會,多傻?  

           有個大男孩叫筑,說是因為生在筑城貴陽的緣故,所以取了那名。開口便叫我們“小老師”,聽著還真別扭,就象班里負責學習的小班長。

           “小老師有男朋友嗎?”這孩子,我沒料到第一天就被拷問,有些緩不過勁來。

           “小老師那么漂亮,肯定有!”

           “是不是很帥?”

           “大學里認識的嗎?”

           “那他現在在哪?”

           “你們怎么認識的?”

           我被這群快樂的寶貝一麻袋的問題問得發昏,至盡仍記得那場面有多熱鬧,教導主任都來門邊做“鎮壓”了。

           我的高中時代,是這樣的嗎?

           不,我們那時候都是“沉默”的孩子呢!

           還好這個班的英語底子不算差,可這也表明了要求我的水準要很高,不然就得鬧笑話。我的神經始終是繃緊的深怕哪天不小心發錯了一個音便成了魔鬼小孩的笑柄。

           在這群孩子里面,我真的有看到樹的小影子,那么酷的坐在角落里。那么沉默又那么不削一顧,不止一次被我看到在教室抽煙,不止一次打架被抓進教導室,也不止一次被請家長,卻從來沒見過她的父母。

           她是個比當年的樹還讓頭疼的小惡魔,每次都可以把我氣得半死。說她沉默吧,可總在課堂上找我的茬,那段時間覺得自己要瘋掉,我有那么惹她的厭嗎??????

           國慶樹也沒有和我在一起,去了廣州又去了香港,為了尋找最滿意的貨源。

           我在家陪了我母親整整一個星期時間,逛街、散步、聊天、晨練都陪著她。

           我知道這樣的時候并不多,因為工作,也因為樹,我的時間幾乎被瓜分,留給我母親的實在很少,這點讓我一直感到內疚。她從未埋怨過我,卻每天都叮囑我回家吃飯,說外面不衛生,營養也不好。所以,我總是盡可能的回家吃飯,盡可能的跟她多說點話。

           一個人是孤單寂寞的,何況我的母親為了我已經獨自一人走過了漫長的二十年。所有心血都傾注在我的身上,做個老師,算是如了她的愿,讓她吃的定心丸。

           媽媽,您該過自己的生活了,因為您的女兒已經獨立已經長大了。

           我給我的母親洗臉,然后給她洗腳,她總是一遍又一遍的感嘆著“有這么個女兒,這輩子值了”

           看在眼里,聽在心里,媽媽,我不想讓您再為我操心,也不想讓你失望,可是媽媽,我心里真的好害怕,怕有一天你會因為我的種種而心寒......

           10月8日,我的生日,樹在下午才出現。

           每次與她分開,都會很想念很想念,總是喜歡她抱抱我,花段不算短的時間,就這樣抱著我,是種習慣也好、愛好也吧,總之我就是那牛皮糖,就喜歡那么的粘著她。

           樹知道我過生日時候從不請朋友吃飯,也肯定會在家吃飯,因為在我母親還活在這個世上,做女兒的就沒有資格過生日,我的生日是母親的受難日,二十三年前的今天,我母親那么疼那么疼的生下我,我啼哭她才笑,生日,應該是母親的,不是我的。

           樹在家陪我和母親吃晚飯,我們很融洽也很開心,總覺得我們三個在一起生活也很幸福,能一直這樣該多好?

           我的母親依然那么的喜愛樹,她象母親的第二個孩子一樣,可以撒嬌可以耍賴,我們在母親眼里就是一對姐妹花。

           飯后樹洗碗,我擦桌子,媽媽說:“誰要娶了樹會幸福一輩子!

           我說:“媽媽,我也會幸福一輩子!”我的母親笑著拍拍我的肩,笑的欣慰。

           只是,她不曾明白我話語里的含義。所以,才笑得那么開心......

           樹看了我的眼里又歉疚,我知道,她是心疼我母親的。

           我們陪著母親看電視、聊天,直到她困了,入睡。

           樹說帶我去個地方,過生也得有個禮物。

           那是在城南的一套新居室,開了門,樹說進去吧,里面都堆滿禮物。

           我懷疑,卻又期待。

           樹已搬出來住,這是她父母給她買的房子,說是萬一樹找了個沒錢沒房又喜歡得要命的男人,結婚時候就可以派得上用場。

           樹說這個的時候,眉毛一揚,笑得很諷刺,覺得這個他們到挺關心。 版權歸http://www.572714.com所有
     下八篇:  上八篇:
    不知道這位前輩是否還好(七)
    不知道這位前輩是否還好(八)
    分手快樂
    不知道這位前輩是否還好嗎(九)
    那年花開(連載原創)之一 告別
    不知道這位前輩是否還好(五)
    不知道這位前輩是否還好(四)
    不知道這位前輩是否還好(三)
    不知道這位前輩是否還好(二)
    不知道這位前輩是否還好
    女勾引者手記之二
    女勾引者手記之一
    請繼續畫
    不知道這位前輩是否還好(六)的回復如下


    不知道這位前輩是否還好(六)回貼注意:
    1.謝謝用戶您的的支持!漢字是豐富多彩的,請一定用文明的詞匯,書寫les相關的文章.
    2.注:發布一條獎勵Love2,如果你是15880會員獎勵 4,亂發或重復發將扣除100~1000不等.
    3.發表評論內容請控制在 3000字以內.
     
    回復內容:
      ↑TOP
    http://www.572714.com 15880拉拉交友網
    他的舌伸进她的花丛,3D动漫同人精品无码专区,人妻无码久久中文字幕专区
    <nav id="c8eye"></nav>
    <dd id="c8eye"></dd>
  • <menu id="c8eye"></menu>
  • <menu id="c8eye"></menu>
  • <menu id="c8eye"></menu>